金融支持实体经济政策措施已初见成效
时间: 2018-12-20

    数据显示,11月份,人民币贷款保持较快增长,居民加杠杆速度放缓;新增社会融资环比回升且结构进一步优化,前期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已初见成效。专家表示,在国家政策持续发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背景下,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持续增强。

央行近日公布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11月份,人民币贷款保持较快增长,居民加杠杆速度放缓;新增社会融资环比回升且结构进一步优化,前期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一系列政策措施已经初见成效。

  居民部门新增贷款占比下降

    央行数据显示,11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1.25万亿元,同比多增1267亿元,明显高于10月份的7141万亿元,也远高于过去3年同期均值。业内专家认为,人民币贷款保持较快增长,主要是受表外融资回归表内等因素影响。

    细分结构来看,11月份,住户部门贷款增加6560亿元,非金融企业及机关团体贷款增加5764亿元。从前11个月的占比变化来看,前11个月,企业部门新增贷款占全部新增贷款的比重由2017年的49.98%上升至51.95%,居民部门占比则由2017年的52.56%下降至45.8%。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范若滢认为,这表明居民加杠杆速度有所放缓。

    与前值相比,住户部门贷款占比有所降低。数据显示,11月份,居民短期消费贷新增2169亿元,占比17.35%,比上月下降10个百分点;居民中长期贷款新增4391亿元,占比35.13%,比上月下降18.4个百分点。

    11月份,企业中长期贷款新增3295亿元,占比26.36%,比上月提升5.9个百分点。“可见,在国家政策持续发力支持民营经济发展的背景下,信贷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持续增强。”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表示。

    不过,从绝对值来看,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长仍然低迷。11月份,新增企业中长期贷款3295亿元,较去年同期减少980亿元。兴业研究认为,企业中长期贷款增长与基建投资密切相关,这或许意味着基建投资回升力度仍然有限。

    票据融资仍然是支撑贷款规模的重要力量。11月份,新增人民币贷款1.25万亿元,其中票据融资2341亿元,扣除票据后11月份贷款同比减少656亿元。

    通过比较11月份各部门的信贷增长可以发现,整个居民部门贷款11月份新增6560亿元,占到全部新增贷款的一半以上,流向企业部门的信贷资源占比相对较低。“可以看出,目前银行业金融机构对待风险普遍较为谨慎,同时也反映出当前实体企业部门景气程度有待改善。”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分析称。

  表外融资降幅企稳收窄

    央行数据显示,11月份,社会融资规模增量1.52万亿元,比去年同期少增3948亿元,与过去3年同期均值基本持平;社会融资存量同比增长9.9%,首次降至两位数以下。

    从结构上看,表外融资持续萎缩趋势不变,但萎缩速度有所放缓,11月份委托贷款、信托贷款、为贴现银行承兑汇票三项分别负增长1310亿元、467亿元、127亿元,合计减少1904亿元。

对于表外业务维持负增长,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认为,这表明表外融资收缩依然在持续压缩企业部门的融资空间和资金可得性,而这也是狭义货币(M1)走低的重要原因之一。

   “8月至10月份,表外融资的降幅徘徊在2500亿元至3000亿元之间,11月份进一步收窄至1904亿元。这或许意味着,资管新规对表外融资的冲击有所减弱,但考虑到12月份信托到期规模较高,12月份表外融资降幅仍有扩大的风险。”兴业研究分析称。

   “表外融资收缩是金融去杠杆的必然结果,也是促进资金‘脱虚入实’的根本要求,有利于降低企业债务负担,减少融资链条。” 范若滢认为。

  M1、M2增速“负剪刀差”持续扩大

    央行数据显示,11月末,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增速与上月末持平,比上年同期低1.1个百分点;狭义货币(M1)同比增长1.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1.2个和11.2个百分点。  

M1同比增速下滑至1.5%的低位,自1986年有数据以来,仅2014年1月M1同比曾低于这一水平。

范若滢认为,非金融企业活期存款增速下滑是拉低M1增速的主因。自2018年2月份起,非金融企业活期存款同比增速由两位数降至个位数,10月份首次出现负增长(-0.62%)。历史上,长时期的M1和M2增速出现“负剪刀差”往往与经济增长放缓同步,今年以来,M1和M2增速“剪刀差”由正转负,且缺口持续扩大,需要高度关注。

    “M1和M2增速‘负剪刀差’持续扩大,反映投融资市场仍不活跃,实体经济流动性仍然趋紧,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有待进一步畅通。”温彬表示。

    兴业研究认为,M1增速下滑值得警惕。第一,M1增速是工业企业固定资产投资的领先指标,这意味着2018年表现亮眼的制造业投资或将在2019年面临回落的压力;第二,在2009年、2012年经济面临下行风险时,社会融资增速出现反弹并促使M1触底回升,从侧面反映了财政与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功能。而如果社会融资增速顺经济周期下滑,实体经济将面对更大的挑战。

    考虑到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效果存在时滞、企业经营压力仍然较大、房地产市场观望情绪浓重等综合因素影响,未来M1增速或将继续承压。(新浪财经)

 

 

 

      [ 关闭页面 ]
 
中国镁业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