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一轮中美贸易谈判结束 重点已大有不同
时间: 2019-01-21

    1月9日,第五轮中美贸易谈判结束。10日,中国商务部和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USTR)相继发了公开声明。

    今天下午,中国商务部召开发布会,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回答了记者的14个问题,其中有9个是关于此次中美贸易谈判的。

    从高峰的回答中可以得知,此次中美双方讨论的议题包括贸易问题和结构性问题。对于谈判时间延长,他表示,“(这)说明双方对于磋商的态度都是严肃、认真和坦诚的,都在朝着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的方向而努力。”

    他提到,下一步,双方团队将继续共同努力,按原定计划推进磋商工作。有媒体报道,中美更高级别的谈判或将在本月底达沃斯论坛上举行。

    此次中美谈判出现了更多积极信号,市场也给出了正面反应。1月8日,美股实现三连涨,这几乎是去年10月美股剧烈波动以来的最好表现。利好因素来自于出现了一些 “意外”的积极信号,这些“意外”包括:国家副总理刘鹤在中美谈判首日现身,以及原定两天的谈判延时到三天。

    01

    此次谈判重点贸易和结构性问题

    美方关切如何落实

    对于此次中美新一轮经贸谈判,1月10日上午,商务部发布了简短的声明,声明称,
  1月7日至9日,中美双方在北京举行经贸问题副部级磋商。双方积极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就共同关注的贸易问题和结构性问题进行了广泛、深入、细致的交流,增进了相互理解,为解决彼此关切问题奠定了基础。双方同意继续保持密切联系。

    同样,USTR也发布了声明,同样很简短。
  虽然中美发布的声明都非常短,但却隐藏了一些重要信息。

    首先,与过去相比,此次经贸谈判的重点不仅仅局限于贸易问题上,也包括了结构性问题。这些问题也一直是美方强调并关心的,在USTR的声明中有提到,包括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保护、网络入侵等方面。

对于结构性问题,高峰在10日下午举行的发布会上提到,这是此次磋商的重要内容,“双方在这个领域的磋商是有进展的,增加了相互理解,也为解决相互关切奠定了基础。”

    其次,USTR声明提到,双方在贸易上的任何协议,都必须是能被持续检验和有效执行的全面的实施方案。与前几次相比,此次谈判中,美方更关心的是承诺如何落实的问题。

    关于这一点,10日下午也有记者提问,“(这)是否代表双方的互信基础比较弱或者建立一个互信基础比较难?”

    高峰回答说,“(这)应该是一个关于执行机制的问题。中方同样认为,任何一项协议的执行机制都十分重要,双方都有履约义务。”

    第三,美方透露了中国采购更多美国农产品(000061)、能源、制造业商品以及服务等。但对于这一点,高峰没有明确回答,仅提到说,“贸易问题是此次磋商的内容,双方就此进行了认真讨论。”

    此次美方谈判代表团由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副主任杰弗里·格里什率领,成员还包括:财政部负责国际事务的副部长马尔帕斯(David Malpass)、美国贸易代表署首席农业谈判代表杜德(Gregg Doud)、农业部负责贸易和对外农业事务的副部长麦金尼(Ted McKinney)、商务部主管国际贸易的副部长卡普兰(GilbertKaplan),以及美国能源部负责化石能源事务的助理部长史蒂文?温伯格(Steven Winberg),以及随行助理等人。

    从上述名单就可以看出,农业和能源是此次谈判的重点之一,这也是美方比较关心的领域。因为在此前中美互征关税过程中,中国对进口自美国的大豆等农产品征收关税,美国一大批农场主利益受损,对特朗普怨声四起。

    能源方面,中国一直是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而美国通过页岩气和页岩油革命,成为全球天然气和石油最重要的输出国。但自去年7月,中美互征关税以来,中国自美进口的石油、天然气、煤炭等都急剧下降。

因此,农业和能源是双方最为关心也最有可能率先达成协议的领域。

    02

    谈判延期到三天 双方严肃、认真、坦诚

    此次谈判,其中一个意外之处值得注意。最初的谈判时间是定于1月7日-8日,但8日当天谈判进行到晚上9点,之后又意外延长到9日全天。在这去年举行的四轮贸易谈判中都没有出现过。

    对此,高峰回应说,“时间长,说明双方对于磋商的态度都是严肃、认真和坦诚的,都在朝着落实两国元首重要共识的方向而努力。”

    此次贸易谈判,是去年11月2日“习特会”达成停战协议以来,中美首次进行面对面磋商。距离当时达成的90天期限,只剩两个多月。而中美之间更大的难点在于细节上的谈判与落实。

    有了前几次谈判失败的经验,此次谈判双方也更为谨慎。与第四轮一样,此次双方也是副部级谈判。

    虽然同样是副部级谈判,但此次美方派出的代表团,却发生了一些不一样的变化,美方贸易谈判的核心主导方变成了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此次率团前来的便是USTR副主任格里什。中国方面,主导此次贸易谈判的仍旧是商务部副部长、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

    而在去年8月22日-23日举行的副部级谈判时,王受文面对的美方谈判主要负责人则是马尔帕斯。虽然此次马尔帕斯也有参与谈判,但显然他的位置已经稍次之。

    格里什是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的副手,在2018年3月任职前,他曾在美国世达律师事务所工作近20年。世达律所同样也是莱特希泽曾经多年工作过30多年的地方。格里什和莱特希泽,二人都具有法学背景,都是律师,且在国际贸易诉讼领域共事多年,具有相似的世界观。

    因此,在一定程度上,格里什可以看作是莱特希泽意志的化身。而后者,在11月2日“习特会”上,已正式被任命为美国对华贸易谈判的负责人。

    这次任命让中美谈判发生了较大变化。此前四次,主导美方贸易谈判的主要是财政部,而中方面对的也主要是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在对华问题上,姆努钦相较莱特希泽稍微温和一些,而后者自始至终都是对华强硬派,且以“难缠的谈判对手”出名。

    与持扩大对华商品和服务出口的姆努钦相比,莱特希泽更关注的是中国经济的结构性问题,尤其是国企补贴和知识产权保护问题,且其主张通过征收高额关税对中国施压。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不管是莱特希泽还是格里什,此前涉足的均是法律领域,对国际贸易相关的法律条文更是如数家珍,在谈判时也更重视将承诺落实到书面条款,并让这些条款变得可执行。因此在USTR最新发布的声明中,特别提到了双方的实施方案必须是“可被持续检验和有效执行的”。再看领衔贸易谈判的中方负责人,则大多出身于经济学背景。这也就意味着,中美在谈判时语言体系会有不同,或为谈判增添些许障碍。

    03

    谈判前后积极信号频现
  此次谈判之前,双方都释放了一定的积极信号。

    从中方来看,首先是7 日会谈开始时,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来到会议室欢迎美方代表团。从现场流露出的图片可以看到,刘鹤身着黑色西装,打着红色领带,面带笑容,站在谈判桌前,美国官员也站起来鼓掌,气氛友好。会议室内,中美人员非常多,桌上也摆放着许多文件。但并无消息显示,刘鹤在此停留了多久。

    外媒分析称,刘鹤“出人意料地”出现,表明中国高度重视此次谈判。

    1月8日,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对此表示,刘鹤副总理作为中美经贸磋商中方的牵头人,看望一下双方的磋商代表也是“情理之中”的。(详情请点击:刘鹤现身贸易谈判现场,意料之外还是情理之中?)

    有媒体报道,若谈判取得进展,刘鹤预计将前往华盛顿与莱特希泽会面。对此,在10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高峰并没有明确回应,仅提到,“关于下一步中美经贸磋商的安排,双方正在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除了刘鹤当天礼节性地问候,中国还在谈判前释放了诸多积极信号,扩大对外开放。上个月,中国商务部宣布自2019年1月1日起,暂时取消对原产于美国进口汽车的加征关税,为期三个月。这意味着,此前对美进口汽车征收的40%的关税下降至15%。

    去年12月,中国就恢复了对美大豆的进口。有媒体报道,1月7日,中国买家第三次大规模采购美国大豆,约18万吨。

    1月8日,中国农业农村部也公布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证书批准清单,新批准包括美国产耐除草剂大豆等5种转基因农产品的进口,并批准了26项续申请的农业转基因生物。这意味着,中国将增加对美国油籽、谷物等转基因生物的进口。

    在扩大外商投资方面,1月9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宁吉喆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2019年,不仅要全面清理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外针对外资设置的准入限制,还要修订《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和《中西部地区外商投资优势产业目录》,扩大鼓励外商投资的范围。

    此外,在中美新一轮谈判的首日(1月7日),位于上海临港产业区的特斯拉超级工厂也正式开工。这是上海目前最大的一个外资制造业项目,同时也是特斯拉在美国以外的第一家超级工厂,还是中国放开新能源汽车外资股比限制后,第一家外商独资的汽车工厂。因此,特斯拉上海工厂此时开工,具有特殊意义。

    除特斯拉外,宁吉喆还说,今年要实施第二批外商投资重大项目,包括这个新能源汽车、新能源电池等等,这些外资项目的落地,必将跟内资企业一起支持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这些都表明,中国对外开放的力度在加大。

    从美国来看,此次谈判前,美国官员也对于谈判前景表现出比以往更为乐观的态度。1月7日,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国务卿蓬佩奥等均表示,希望谈判可以取得积极进展,有希望达成双方都可接受的协议。

    在1月8日21点中美双方结束了一天的谈判,大洋彼岸的美国总统特朗普也发表推特说,谈判“进展非常顺利”。

    对于此次谈判进展,市场给出了正面反馈,包括美股、A股都上涨明显,标普500指数更是达到本月最高水平。

    目前,90天期限,还有两月余,双方能否在一些结构性的关键议题上达成共识,将是左右中美贸易关系走向的重要因素。(中财网)

 

 

 

      [ 关闭页面 ]
 
中国镁业网